• <tr id='j6dtNL'><strong id='j6dtNL'></strong><small id='j6dtNL'></small><button id='j6dtNL'></button><li id='j6dtNL'><noscript id='j6dtNL'><big id='j6dtNL'></big><dt id='j6dtN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6dtNL'><option id='j6dtNL'><table id='j6dtNL'><blockquote id='j6dtNL'><tbody id='j6dtN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j6dtNL'></u><kbd id='j6dtNL'><kbd id='j6dtNL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j6dtNL'><strong id='j6dtNL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j6dtNL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j6dtNL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j6dtNL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j6dtNL'><em id='j6dtNL'></em><td id='j6dtNL'><div id='j6dtN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6dtNL'><big id='j6dtNL'><big id='j6dtNL'></big><legend id='j6dtN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j6dtNL'><div id='j6dtNL'><ins id='j6dtNL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j6dtNL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j6dtNL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j6dtNL'><q id='j6dtNL'><noscript id='j6dtNL'></noscript><dt id='j6dtNL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j6dtNL'><i id='j6dtNL'></i>
                内部办公系统 | 集团网群 | English | 法律声明
                首页>党的建设>党建工作
                我的国庆阅兵记忆
                时间:2019-09-25
                【 字体:

                 天安门广场上,一群少先队员举着汽球、带着花圈,欢呼着奔向天安门城楼,气球与和平鸽一起升空,优美的鸽哨为庄严的35周年阅兵划上了清脆的句点。

                1984年的10月1日,我13岁,作为汽球方队的一员,在天安门前见证了历史的一幕。

                那年的暑假我们一直都是在顶着烈日训练。进入九月后,我们经历了三次演练。好不容易挺到了国庆前。

                前一天,老师再三叮嘱,穿好队装,不要迟到。为了第二天能准时,更为了能有机会住在一起,班里家远的几个女孩子住到了离校较近的我家。那天晚上,我们压抑不住内心兴奋,叽叽喳喳卧谈到了很晚。

                似乎才刚刚睡着,就被奶奶叫醒了。天还没有亮,但我们还是精神抖擞地穿好了蓝白相间的少先队夏季队服,像一群早起的小鸟飞奔到学校。5点半,大轿车把我们载到南池子,在街道上席地而坐,开始了四个小时漫长的等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四个小时里,我们干了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。终于轮到我们最后一支方队汽球队出场了,放汽球的同时拥向主席台挥动花环、喊口号,完成几个规定动作后,我们就像一群脱缰的小野马,向西一溜小跑到了西单路口才停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84年国庆的那天夜晚,广场上五彩缤纷的礼花如期绽放,遗憾的是,由于白天太过兴奋,我发烧了,于是只能躺在床上听着远处礼花礼炮的声音,想象着我们另一队的小伙伴在广场上的载歌载舞。
                一晃35年过去了,我也从豆蔻少女变身为广场“大妈”,就在昨天早晨,我和一起遛狗的大叔谈起了国庆70年阅兵,即而又谈起了35年前的另一场阅兵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当年参加过,是步兵方队。”他对我说。“我还记得步兵方队那个劈刺刀的动作,简直酷毙了。”我想起那年国庆后,我们一遍又一遍看电视转播,看的就是他们。听我说起这个,他顿时来了兴趣,“告诉你一个秘密,”他说,那支队伍里,有些士兵是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。”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。“是的,我也是。”他缓缓拉起裤管,一颗子弹留下的疤痕赫然在目。顿时,我感觉我们的距离因为这段共同的记忆拉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是属于我们的国庆记忆,也是一个时代的印记。